晚清白话运动与五四文学革命的联系与区别

  作者简介汪延芳,河北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 
  中图分类号I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2-2139(215)-18–1 
  一 
  在人类发展进程中,语言在民族形成、国家建构和社会治理中发挥着十分重的作用。一个国家的国语或主体语言犹如国旗国歌一样,是国家的重象征。我国语言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繁到简的发展历程。近代以来的语言和文学变革主是晚清的白话文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他们在我国语言发展历程上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二 
  可以说晚清的白话文运动是五四文学革命的基础,五四文学革命是晚清白话运动的升华和延展。前者在人才培养、理论准备和实践活动上为后者打下了基础。 
  首先,晚清白话文运动为文学革命培养储备了人才。 
  1917年1月,《新青年》上发表了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一文,是文学革命正式发难的标志。1917年2月,陈独秀在《新青年》上发表《文学革命论》。出“三大主义”作为新文学的征战目标,文章从形式到内容都对封建旧文学持批判否定态度。1917年,蔡元培聘请《新青年》主编陈独秀为文科学长 ,并聘请李大钊、胡适、钱玄同等“新派”人物在北大任教。胡适、陈独秀、蔡元培、钱玄同等等这些文学革命的先驱同样参与了晚清白话文运动之中。陈独秀于194年在安徽创办《安徽俗话报》,胡适是196年创办于上海的《竞业旬报》的主撰稿人和编辑;钱玄同194年在浙江湖州创办的《湖州白话报》;蔡元培早在193-194年间就担任兼刊白话的《俄事警闻》及《警钟》的编辑和主笔,躬身实践白话文。这些活动都为他们日后领导文学革命打下了基础。① 
  其次,晚清白话文运动为新文化运动供了理论上的准备。 
  黄遵宪1868年出“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的主张,最早认识到了白话文与文言文的冲突。1897年语言革命先行者裘廷梁发表《论白话为维新之本》。还有梁启超、谭嗣同等人都出了自己的主张。到了文学革命的时候,胡适首先出“八不主义”,接着陈独秀出了“三大主义”。不久周作人又发表《人的文学》出了文学革命的主张。 
  再者,文学革命很多实践活动都是在晚清白话文运动的实践基础上展开的。 
  在这些白话运动倡者的呼吁下,大江南北很快掀起了一场创办白话报纸的热潮。据统计,从1897年到1918年,全国各种白话报纸达一百七十余种。比较著名的有《无锡白话报》、《湖州白话报》、《中国白话报》、《安徽俗话报》《江西白话报》、《广东白话报》等等④。清末民初白话报刊为文学革命的繁荣局面奠定了基础的同时也积累了经验。 
  三 
  晚清白话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的区别主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晚清白话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发生的动机是不同的。 
  晚清白话文运动发生的动机从大的层次来说主有一下几个方面。 
  一方面是翻译文学的兴起对中国文言文起到了很大的冲击作用。鸦片战争和甲午中日战争的失败,清政府同侵略者们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随着经济上的对外通商以及我国教育上留学制度的形成,中外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以留学生为主的知识分子开始大量翻译外国文学。在翻译热潮中,严复和林纾分别代表了中外两种学者的翻译特点,但他们的共同特征是一汉语文中心的意译,多原著有很大的改变。后继又有鲁迅兄弟的《域外小说集》,主特点是尊重原著的表达技巧。文言文的形式开始松动。另一方面是启蒙主义运动的兴起对语言有了新的需求。192年,梁启超在日本横滨创办了我国近代第一份纯文学期刊《新小说》,大力倡导开通民智的政治小说。启蒙主义运动非常看重文学的通俗性和启蒙救亡的功利价值,对于生涩难懂的文言文来说又是一次不小的冲击。随着经济、社会、文化的日益繁复,文言文已经不能满足人们对于一些新鲜事物的表达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文言文与普通百姓的日常用语区别越来越大,与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也越来越远,正在逐渐失去表达思想、反映生活以及思想交流的作用。正是社会生活中的实际需求和思想上的变革,晚清白话文运动由此应运而生。 
  如果说晚清白话文运动的动机是思想层面的变革,那么五四文学革命就是一场制度层面的变革。它的动机是对传统文化从内容到形式的彻底否定。是一场彻底的思想、政治、社会运动。 
  第二,晚清白话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的性质、具体内容、参与阶层、影响范围和意义成就上都有区别。 
  晚清白话文运动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场语文革新运动。晚清白话文运动只是呼吁人们用老百姓看得懂的语言进行文学创作,开始创办白话报纸,但他们呼吁宣传的文章以及报纸序言却都是用文言文写的。参与的阶层主是晚清的部分受外国文学思潮影响的知识分子。晚清的白话文运动并没有使语言实现根本性的转变。但是五四文学革命却使文学观念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将语言的问题和文学的问题紧密联系起来,旗帜鲜明地标举“白话文学”的大旗,且将其定位为中国文学的唯一正宗,是“五四”白话文运动取得成功的又一关键因素。白话文运动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场语文革新运动,它与拼音化运动和国语运动一道,构成了中国近现代语文改革运动史上的重环节。文学革命的内容除了“反对文言文,倡白话文”,还包括“反对迷信,相信科学”“反对旧文学,倡新文学”。参与的阶层包括知识分子、青年学生、工人等等。 
  总的来说,晚清白话文运动和五四文学革命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晚清白话文运动为五四文学革命做了人才、理论、时间上的准备;但是在动机、性质、具体内容、参与阶层、影响范围和意义成就上都有区别。 
  注释 
  ①陈独秀.文学革命论.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选.河北人民出版社.p13-14 
  参考文献 
  1梁志明.卢湘文.试论晚清白话文—兼谈与“五四”白话文运动的关系.阜阳师范学院学报.21(4) 
  2胡全章.白话文运动没有晚清何来五四.贵州社会科学.212(1) 
  3张向东.钱玄同在清末白话文运动中的活动—兼谈清末的白话文运动与文学革命之关系.兰州交通大学学报.28(4) 
  4唐东堰,李欣仪.重新审视<新青年>与五四白话文运动的关系.船山学刊.21(1)